首页 酒类资讯 酒企经营 活动品鉴 名人访谈 文华酒典 健康饮酒 美酒旅图 焦点视频 地方风采 诗酒邛崃 帮助

直通酒咖

旗下栏目: 专家酒评 直通酒咖 酿酒师

曾凡君:一门父子,两代大师

来源:凤凰网酒业 作者:李淳风 发布时间:2017-08-31
摘要:  各行各业,都在呼唤匠人精神的回归,人们知道,匠人总能做出最好的东西。
  
 
  各行各业,都在呼唤匠人精神的回归,人们知道,匠人总能做出最好的东西。
 
  匠人传统的生成,有特殊的社会基础:在传统等级社会里,人们的身份是相对固定的,而且还是代际传递的。如果一个家庭,在可预见的几十年乃至上百年里,只有一种饭碗可端,那么他们就会特别珍视这一饭碗,会想方设法把它做到极致。
 
  当代制造业所强调的匠人精神,更开放,也更科学,重其神而不重其形。但在一些更倚重感性判断的行业,比如酒类酿造、食品制作,形神兼备的匠人世家,其核心竞争力永远无法复制,无法替代。不是“老字号”,就不是“那个味”。
 
  对白酒行业而言,尤其如此。白酒的特性决定了其根系的重要性,不可能突然冒出来一种好酒,因此,是否具有匠人传统,是在中国白酒的万芳丛中分辨出真正好酒的一条线索。
 
  顺着这一线索,就能快速地找到习酒。它不仅在现代社会依然数十年如一日地严格坚持“师带徒”这种言传身教的匠人传统,其中还有许多人,一家数代,都在习酒工作。
 
  习酒公司副总经理曾凡君是其中的代表,其父曾前德,是习酒的开创者之一,也是习酒人共同的精神偶像,而曾凡君“子承父业”,在前辈基础上求索不止,终成中国白酒工艺大师。一门父子,两代大师,当我们试图从与曾凡君的对话中探寻习酒品质代际传承的奥秘时,他多次提到的一个词汇让人豁然开朗。
 
  这个词,是“匠德”。
 
  
 
  天命与人力
 
  赤水河畔出好酒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。
 
  在社会大众看来,无论茅台还是习酒,品质上乘,都是理所当然,因为它们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。人们往往忘记了,如果没有一些披荆斩棘的英雄出现,上天的馈赠也可能被拒绝。
 
  20元钱可以做什么?买一个盒饭、坐一次出租车、理一次头发……如果让习酒人来回答,则是可以创办一家企业,在半个世纪后品牌价值达到近200亿元,给数千人提供工作,让周围数万百姓摆脱贫困,让千万人喝上高品质的美酒。
 
  1962年,当曾前德、肖明清、蔡世昌受命重建仁怀郎庙酒厂的时候,的确只有来自上级供销社的区区20元“启动资金”,今天听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玩笑。虽然购买力已不能同日而语,但人们还是可以从数字对比中获得感性的认识:1952年,酒厂以作坊的形式建立起来时,启动资金也有6150元。
 
  后人们难以从细节上想象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,总之,从酿制川法小曲白酒开始,他们竟神奇地恢复了生产。川法小曲是当地民间的散装酒,廉价,亲民,同时也“不上档次”,他们却很快地把它做到远近闻名。
 
  对于曾前德而言,做小曲酒是一种韬光养晦的无奈之举,他深知唯有大曲白酒,才能支撑起一个品牌,才有可能成为一种福延子孙、泽及周边百姓的事业承载。所以当酒厂“缓过气来”之后,1965年,他们成立了浓香型大曲白酒课题小组。
 
  大曲酒的酿制,比小曲酒复杂许多,某种程度上说,就像艺术品和工艺品之间的差异,它需要酿酒人在经验积累的基础上不断形成自己的风格,注入自己的思想。入门的最快捷途径,就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,为此,曾前德亲自去茅台、郎酒和泸州老窖求教技术要领,把这些酒厂的技术厂长,都混成了熟人。
 
  回忆起来,曾凡君认为父亲有惊人的毅力,而且“公关能力很强”,但他同时也知道这一评语背后,有多少精神的困窘和身体的艰辛。1996年,习水酒厂早已名声在外,市场也已颇具规模,为了学习增产方法,曾凡君到一家知名酒厂去拜访,尽管手上拿着专家的推荐信,仍然遭到冷遇。“在董事长办公室站了半天,连坐都不叫我坐;提出想要参观一下酒厂,也被以一听就是借口的理由拒绝。”
 
  1965年的曾前德,处境上比1996年的曾凡君显然更为弱势,然而,当时的茅台、郎酒和泸州老窖,都被他锲而不舍的虔诚所打动,几乎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。一年后,大曲酒试制成功,几乎同时,文革爆发,因此被命名为“红卫大曲”。如果再晚一点点,项目就可能被打断,今天的习酒可能就不会存在——对这一可能性,曾凡君不敢深想。
 
  “放眼中国白酒之林,品牌在十年动荡期间诞生的,可以说绝无仅有。正因为他们做小曲白酒也做到远近最好,那么做大曲白酒的想法才可能被供销社批准,也正因为迅速制成了高质量的大曲白酒,习酒才得以在文革期间生存下来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这一群习酒的奠基人在试制产品的过程中,认识到了品质之于品牌,就如灵魂之于人——这种品质认识论在不断地实践中循环提升,逐渐在几十年后完善成为习酒的品质伦理体系。”
责任编辑:洛茜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