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酒类资讯 酒企经营 活动品鉴 名人访谈 文华酒典 健康饮酒 美酒旅图 焦点视频 地方风采 诗酒邛崃 帮助

白酒文化

旗下栏目: 白酒文化 每日一典 待定 待定

论酒颜色,白酒非“白”

来源:水井坊 作者:伊澜 发布时间:2017-07-26
摘要: 翻开一卷卷旧史,每朝每代都逃不脱一段段酒的记载,而偏偏,除了文献记载,这些关于酒的片段,大多都流传在古诗词的浪漫中。
  漫长的中国历史,一路看来,像瓮陈酿的酒。
 
  浪漫的中华酒史,往里一瞥,满是五彩斑斓。
 
  你看…
 
  翻开一卷卷旧史,每朝每代都逃不脱一段段酒的记载,而偏偏,除了文献记载,这些关于酒的片段,大多都流传在古诗词的浪漫中。
 
  除了人名、地名,古诗词里的酒事一样是亮点,
 
  其中光是讲到关于颜色的句子,也是大有意思。
 
  
 
  白色与米色
 
  白酒新熟山中归,黄鸡啄黍秋正肥。——李白
 
  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——《三国演义》开卷词
 
  白色和米色,是稻谷发酵未全后的颜色
 
  唐宋乃至更久前,大多数都是酿制简单的发酵酒,那时的酒可称为酒酿,工艺不够,度数不高,过滤不净,酒糟也没法全部滤出,就是所谓“莫笑农家腊酒浑”的道理。
 
  这白色和米色的酒浑浊到什么地步?古人既说喝,又说吃酒,其实是饮时连同酒糟一起吃下去,可见,这浑浊目可视之。至今这原始的发酵方法流传下来,形成了米酒醪糟。
 
  
 
  绿色
 
  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——王维
 
  绿酒,就是古代文人墨客盛赞的美酒代名词
 
  酒产生绿色,是因为浊酒杂质多,碎粮等泡沫细碎飘在酒面,呈微绿,所以绿酒并非酒液为绿色,而是漂浮在酒液上面酒渣显绿色。王维那首诗描写着带着氤氲扑鼻的香味,是一串串绿色酒渣混着气泡像蚂蚁一样飘在表面….这是属于那个发酵酒年代的浪漫。
 
  如今,灯红酒绿虽成了形容城市目眩神迷的略带贬义的词,但绿酒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美赞,就像品酒之人各有不同,好酒的滋味却都是对他们一样公平吧。
 
  关于绿酒的诗,其实很多
 
  “清歌散新声,绿酒开芳颜。”——陶渊明
 
  “灯花何太喜,酒绿正相亲。”——杜甫
 
  “劝君绿酒金杯,莫嫌丝管声催。”——晏殊
 
  “红颜薄命空流水,绿酒多情似故人。”——王稚登
 
  “白玉瓶装绿液浆,好酒应留与人尝。”——王迥
 
  碧色
 
  王公权家荔枝绿,廖治平家绿荔枝。
 
  试倾一杯重碧色,快剥千颗轻红肌。——黄庭坚
 
  米麦酿出自然的黄,果类凝聚成诱人的碧
 
  这一抹碧色,不同于那酒渣汽沫里的绿,这是作者黄庭坚被贬至盛产绿荔枝的戎州时候品的果酒。“肉熟而皮犹绿”,泱泱中华,这般果饮的酒也是不少,颜色也不少。
 
  也许酿造技术还跟不上,但可不能耽搁了自己的享受,于是古人们还是用想象力缔造了这些酒味。
 
  
 
  琥珀色
 
  琉璃钟,琥珀浓,小槽酒滴真珠红。——李贺
 
  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——李白
责任编辑:洛茜

最火资讯